军法管制在巴基斯坦历史上的作用评述

发布时间: 2011-07-04      访问次数:

徐州师范大学设备处黄久龙

巴基斯坦建国60多年,经济建设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为4%,其发展速度居同类第三世界国家前列。然而,政治体制的建设却相当迟缓,一直未能建立起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制度,从西方议会民主制到总统制,从有限民主到专制独裁,从军法统治到文官统治,都试验了,但至今都还没有找到一种为各方接受的、能保证国家安定的稳定的政体形式。

在不少发展中国家军事政变和军法统治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军事统治在中东地区至少有1000 年历史。在20 世纪许多国家都经历过军法统治。80 年代初期联合国几乎一半的成员国都处于军事统治之下⑴。从1943 年至1984 全世界发生过615 次军事政变其中有316 次获得成功。这其中的203 次发生在非洲, 208 次发生在拉美, 113 次发生在亚洲, 73 次发生在中东其它则发生在欧洲⑵。

在巴基斯坦独立64 年短暂的历史上共发生了次军事政变和存在届军管政府军管的时间长达25 年。军队反复介入政治和较长时间掌权既说明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影响也表明代议制政府的脆弱。军法管制在巴基斯坦历史上的作用是怎样的?本文将加以探讨。

一、巴基斯坦军法管制的历史脉络

1、军法管制的开端。

巴基斯坦是伊斯兰国家,但统治这个国家的不是正统的穆斯林,而是接受西方的思想、想把现代国家的世俗要求同伊斯兰的传统结合起来的新贵族。1953年1月,正统派召开全巴穆斯林政党会议,加强反对阿赫默迪亚的运动,组织使用暴力、抢劫等方式的“直接行动”。政府没有采取制止措施,一些政府官员反而支持,势态越演越烈。3月初,政府几乎瘫痪,不能工作,局势失去控制,3月6日,旁遮普实行军管直至5月。

2、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一次军法管制——1958 年至1969 年阿尤布·汗统治时期

1957年12月,共和党领袖费洛兹·汗.努恩接替任期仅为两个月的伊斯梅尔·伊卜拉欣·昌德里加尔任总理,组成代议制政府。1958年9月底,努恩内阁扩大,增加6名人民联盟的成员,但新增补的内阁成员拒不上任,使中央政府处于垮台的边缘。伊斯坎德尔·米尔扎总统控制不了局势,在陆军总司令阿尤布·汗的压力下,于1958年10月7日宣布实行军法管制法,取消花了九年时间制定而存在仅两年的巴基斯坦宪法,解散中央和省立法机构,解散中央政府和各省政府,禁止政党活动,任命阿尤布·汗为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

3、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二次军法管制——1969 年至I971 年叶海亚·汗统治时期

1968年10月,爆发了要求进行教育改革的学生运动。学生运动又引发了全国性政治危机,反对派与政府的对抗变得十分激烈。政府的强硬措施和镇压行动,有如火上浇油,东巴、西巴都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浪潮和骚乱,局势失去控制。1969年3月25日。阿尤布.汗被迫辞去总统职务,将权力交给陆军总司令叶海亚·汗。1969年3月25日,在陆、海、空三军的支持下,陆军总司令叶海亚·汗接替阿尤布·汗担任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3月31日就任总统。开始了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二次军法管制

4、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三次军法管制——1977年至1988 年齐亚·哈克统治时期

布托政府经过两年半的准备,大选于1977年3月7日举行。大选结果是人民党获得了出乎意料的胜利。反对党(由9个政党组成的全国联盟)认为选举有弊,上街示威,要求重新举行大选。反布托运动不断高涨,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冲突发展为骚乱,全国局势严重恶化。从3月到7月,政治骚乱导致350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10亿美元。为控制局势,佐·阿·布托不得不借助于军队,而这又暴露了他的政权的弱点。早巳不满的军队,在陆军参谋长齐亚·哈克领导下,于1977年7月5日宣布接管国家权力,实行军法管制。1977年7月5日,陆军参谋长齐亚·哈克接管政权,自任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开始了巴基斯坦独立后第三次军法统治。

5、巴基斯坦历史上第四次军法管制——1999 年10 月12 日以后穆沙拉夫统治时期

1999 年10 月12 日, 巴基斯坦发生武装政变, 以陆军参谋长佩尔韦兹·穆沙拉夫为首的军事当局推翻纳瓦兹·谢里夫总理的民选政府, 实行军事管制。10月15日,穆沙拉夫上将发布临时宪法令,宣布在巴全国实行紧急状态,终止巴基斯坦宪法,解散联邦和省议会。临时宪法令说,在执行紧急状态期间,穆沙拉夫将担任巴基斯坦首席执行官,巴总统塔拉尔将继续行使职权,巴基斯坦武装部队将负责巴基斯坦的所有事务。

二、巴基斯坦军法管制的积极作用

由于巴基斯坦文官政府软弱无能,不能有效克服社会政治和经济危机,致使巴基斯坦军人反复干政。持肯定态度者认为是社会政治危机导致军队卷入军队介入是为了“稳定局势”和“填补政治真空”是“受欢迎的”⑶笔者认为,当社会出现了重大的政治、经济危机时,实行军法管制,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以下积极作用:

1、稳定政局

巴基斯坦第一次军法管制前由于宗派斗争而导致政局动荡。巴基斯坦虽然是以宗教为基础立国的但是宗派林立,政治主张多样,代表了不同的利益群体,相互纷争,互不相让。东西巴之间语言问题的矛盾突出,西巴基斯坦领导人主张以乌尔都语为国语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但却遭到东巴人的反对。⑷

各政治势力、各地区的矛盾和斗争必然反映到中央加剧了中央的争权斗争。从1947 年独立到1958 年阿尤布·汗接管政权的11 年中巴基斯坦五易总统(或总督) , 七易总理政治舞台一片混乱⑸。

从1958年10月27日至1962年7月14日.阿尤布·汗实行巴基斯坦第一次军法管制,废除宪法,禁止政党活动,同时打击犯罪,恢复治安秩序,平抑物价,严惩奸商和犯法、渎职官员,造成了一个稳定的政局,提高了工作效率。

阿尤布·汗的集权统治后期官员腐败问题、经济上的两极分化问题凸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未能得到相应改善,引起了社会的不满,东西巴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浪潮和骚乱,局势失去控制。

陆军总司令叶海亚·汗接替阿尤布·汗担任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实行巴基斯坦第二次军法管制,表明军队没有野心,宣布将举行大选,恢复政党活动,结束西巴“一单位制”,恢复了原有4省,暂时稳定了局势,控制了局面。

布托政策左右摇摆引起了广大群众的不满,在举行大选过程中,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冲突发展为骚乱,导致350人死亡,经济损失达10亿美元,局势严重恶化。齐亚哈克实行第三次军法管制期间,政局基本稳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

2、发展经济

从总体上看,巴基斯坦经济发展可以分为六个时期:建国初期的10年,在这一时期,政局不稳,经济发展停滞;第二时期为阿尤布·汗执政期间,政局稳定,经济发展迅速,但仍存在一些问题;第三时期为佐·阿·布托执政,推行政治民主与经济改革,经济发展速度下降;第四时期为齐亚·哈克执政,实行军法管制和经济改革,经济发展迅速;第五时期为代议制政府时期,谢里夫与贝·布托两次轮流执政时期,经济继续发展,但发展速度,不如军法管制时期快;第六时期为穆沙拉夫执政时期,在这一时期的最初几年,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国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巴基斯坦在各阶段的经济发展可以通过国民生产总值的情况反映出来,见表一。

表一:巴基斯坦国民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

(1950-2001年以及计划中的2001-2011年年增长率%)

1950-

1955

1955-

1960

1960-

1965

1965-

1970

1970-

1978

1978-

1983

1983-

1988

1988-

1993

1993-

1998

1998-

2001

2001-

2011

GNP

——

3.0

6.8

6.7

5.3

6.4

5.0

4.2

3.9

3.5

5.3

GDP

3.1

3.0

6.8

6.6

4.4

6.6

6.2

4.8

4.3

3.4

4.9

农业

1.2

2.0

3.8

6.3

1.8

4.5

3.5

4.0

5.9

1.8

3.8

制造业

4.4

5.2

11.7

8.1

4.5

9.9

8.2

5.0

3.6

4.3

6.9

其他

3.9

3.5

8.3

6.5

6.2

6.9

7.0

5.2

3.8

4.1

5.9

资料来源:巴基斯坦统计局、计划与发展局《2003年巴基斯坦统计手册》。

陈继东先生在分析了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和民主化情况后,写到巴历史上的“两次军法管制时期经济增长明显快于次民主政治时期”这是因为“在巴基斯坦这个特定国家中的特定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专制政体能为促进经济较快发展提供更为有利的环境和条件。”⑹表二说明纵观自独立以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军法管制时期的经济增长率高于民选政府统治时期是确实无疑的。

表二:巴基斯坦不同政治形式统治下的经济增长(年均增长率%)

19471958

议会民主时期

19581971

军法统治时期

19711977

布托专制时期

19771988

军法统治时期

19881999

民选政府时期

GDP 增长

2.9

5.3

5.4

6.7

4.1

人口增长

2.5

2.2

3.2

2.8

2.5

人均GDP

0.4

3.1

2.2

3.9

1.6

3、推进改革

(1)建立高效率的政府。

在阿尤布.汗统治的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巴基斯坦出现了空前稳定的政治局面和繁荣的经济形势。阿尤布·汗在宣布军管的一周内就监禁或拘留了许多违法的政治家、不法的著名商人和投机活动分子;担任总统四天内即任命了土地改革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三个月内即提出土改方案的报告,报告提出四天后,便被阿尤布.汗批准执行,几乎与批准执行土改法的同时,又颁布了鼓励发展工业的工业政策决议,同时在全国实行基本民主制,一年内,8万名基本民主执行者组成的选举团选举阿尤布·汗为总统,担任总统的当天就任命了宪法委员会,该委员会一年后即1961年5月提出了新宪法草案,1962年6月即颁布生效,前后仅花了两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如此等等。阿尤布·汗及其政府办事的决心、果断和较高的效率,得到国内外的普遍好评。

(2)拓展外交关系

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受命于巴基斯坦存亡绝续之时。他释放拉赫曼,接受孟加拉国的现实并与之建立外交关系;他同英·甘地举行有名的西姆拉会谈,经过多次外交活动,收回了在第三次印巴战争中被印度占领的8,000多平方公里领土,从印度接收了9万多名战俘,恢复了印巴关系;他出访美国,苏联、中国和中东许多伊斯兰国家,改善和提高了巴基斯坦在国际上的形象。

(3)全面推行伊斯兰化的政策

实行全面伊斯兰化,是哈克稳定和巩固其政权的重要政策。首先,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军法管制政府的形象,而且对广大民众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缓和了民众对军管这种强制手段的厌恶情绪,逐步争取到民众的支持。其次,从战略上压倒了敌手,团结了民众。巴基斯坦97%的人信仰伊斯兰教,他们可能参加不同的政党,持不同的政见,属不同的民族,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穆斯林。哈克抓全面伊斯兰化,使他的敌手处于被动地位。第三,全面伊斯兰化适应世界伊斯兰国家把伊斯兰教教义作为反对西方意识形态的重要武器的潮流,因而提高了巴基斯坦在伊斯兰世界中的声望,取得了这些国家的同情和支持,拥有巨大石油财富的伊斯兰国家对巴基斯坦提供慷慨的援助和支持,反过来又促进巴国内经济的发展和政局的稳定。

(4)启动南亚和平、参加国际反恐联盟

穆沙拉夫上台执政后,采取的重大举措是启动南亚和平。2002年1月5日,在第11届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首脑会议开幕式上,穆沙拉夫在大会发言时突然说:“我向瓦杰帕伊总理伸出真诚的友谊之手,我们必须共同启动南亚的和平、和睦与进步的历史。”而且在讲完话以后,走向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向瓦杰帕伊伸出“友谊之手”。⑻在两国关系处于极度紧张的关键时刻,穆沙拉夫主动与印度改善关系,从而赢得了世界的广泛赞誉。

穆沙拉夫另外一个重大举措是参加国际反恐联盟。由于支持美国等国的反恐斗争,巴基斯坦获得了巨额资金援助。美国等西方国家已承诺向巴基斯坦提供14亿美元的援助,并重新安排125亿美元的双边债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脱贫方面提供了13.4亿美元的低息贷款,亚洲开发银行也提供了1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美国政府最近又决定免除巴基斯坦10亿美元的债务。根据重新安排125亿美元债务的协议,在38年债务期内的前15年,巴基斯坦不必偿付任何本息。

三、巴基斯坦军法管制的消极作用

1、军事独裁统治不利于民主政治的发展。

相对于政治家军队的势力更强大。与政治领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巴军队在国家社会和政治生活中具有很大影响。在巴基斯坦军队的角色从一开始就没有明确的界定,“巴军扮演着许多角色”它不仅“积极帮助建立国家内部秩序保卫巴基斯坦易遭渗透和常常是界线不明的边界”而且还“利用自己在巴基斯坦的权力和特殊的社会地位保障其武器、物资和人员的充足补充经常把自己看作是巴基斯坦的思想的特殊表达”。“有些军官提出如果社会不能达到军方规定的规范军队就应在社会变革方面发挥积极作用。”⑼这就是说军队不仅是保卫国防和维护社会治安的国家机构而且是一种政治势力甚至是政治裁判军队在巴社会和政治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虽然巴基斯坦各政党没有能够统一全国意志的政治纲领,且各政党之间经常存在矛盾冲突,但是军队最高首领动不动就干预政党的活动。虽然能够避免暂时的局势混乱,但是没有让各政党在充分争论中达到共识或妥协,不利于民主政治的正常发展。军队过多地干预和保护就像父母对婴儿的过分溺爱一样,婴儿虽然免于受伤害,但是婴儿勇敢地面对困难和克服困难的能力,没有得到锻炼,遇到问题时,仍然会表现的很脆弱。

2、军法管制不利于军队自身的现代化建设和发展。

实行军法管制,大量的军官参与国家的政治活动,在很多重要的部门任重要职务。这有利于忠实于军队最高长官的将领们把军队的统治力和感召力渗透到国民经济命脉的各个方面,有利于对局势的控制。但是,军队长官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日常的政府管理工作中,这不利于军队自身的现代化建设。军队发挥的作用更多是用于维护现有的政治稳定和长治久安。维护地方治安的职责应该由地方警察部队来承担,而不应该由军队越俎代庖。部队和部队长官投身于社会建设、经济建设工作中,必然会导致军队的自身建设受到影响。军队的职责应该是保卫国家、保卫民族利益,抵御外来侵略,在瞬息万变的21世纪,军队的建设更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加强建设,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部队、用最先进的训练方法训练部队,实现现代化建设,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3、军费开支巨大,限制了经济的发展。

自1947年独立以来,巴基斯坦的国防开支不断增加,一直在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中占很大的比例,最高时曾占联邦政府经常开支总额的74%(1966/1967年度),最低时,也为32.6%(1988/1989年度),一般都保持在35%-50%之间。国防开支多、增加快、比例高,是巴基斯坦联邦政府财政预算的一个突出特点,它从一个重要方面反映了巴基斯坦政府内、外政策。1999/2000财年,军费预算开支1434亿卢比,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2001/2002财年军费开支约21亿美元,分别占财政支出和国民生产总值的15.7%和3.5%。2002/2003财年军费预算开支约24亿美元,占政府预算支出的19.7%。表三的巴政府财政收支情况可见在国防军费开支占了大量比重。

表三:2000-2003年巴基斯坦政府财政收入与支出情况

单位:百万卢比

2000/2001

2001/2002

2002/2003

国库收入(A+B)

535091

632799

674893

A.主要收入项目

422781

468102

521100

1.直接税

124585

146500

148400

a.固定收入与公司税

117462

142000

143200

b.财产、福利税

6485

3800

4300

c.其他

638

700

900

2.间接税

267693

267700

312200

a.关税

65047

50500

56500

B.其他收入项目

112310

164697

153793

总支出

612681

697681

647328

1.非发展支出

593605

648589

607958

A.政府正常支出

50779

51186

54928

B.国防

131128

151699

146022

C.法律与秩序

10058

10313

11642

D.公共服务

6495

7240

8158

E.社会服务

9938

12289

13869

F.经济服务

20404

3660

4086

G.补贴

349661

25580

20794

H.债务

9204

386366

346006

I.未分配

19076

286

2453

2.发展支出

39370

资料来源:联邦政府预算,见《2003年巴基斯坦统计手册》,第80-81页。

国防军费开支巨大,用于经济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资金受到了明显的挤压,限制了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改革。

巴基斯坦经济薄弱国家预算的大约1/ 3 都依靠外援⑽外债负担高达320 亿美元⑾因此外国停止经济援助加剧了巴的经济危机给巴的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使巴经济濒临破产边缘,“国家经济局面破败不堪政府甚至不能支付公务员的薪水”。经济危机又诱发教派、地区和阶级冲突。

4、军法管制不得人心。

军法管制确实能在一段时间内使局势稳定,也曾经给巴基斯坦经济带来过高速度的发展,但是,局势的稳定是暂时的,经济的发展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广大人民的困难,因而巴基斯坦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大问题始终没能得到妥善的解决,最后导致了国家的分裂。军法管制作为治理国家迫不得已采取的非常方式原本就使人民不满,失去东巴后,在巴基斯坦民众中更是声名狼籍。1969年,在叶海亚.汗接替阿尤布·汗后即离开军队的巴基斯坦将军法扎尔.穆吉姆在他著的《巴基斯坦的领导危机》一书中,是这样评价叶海亚·汗政府的:“1971年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清楚地表明,国家(指叶海亚·汗军法管制政府,引者注)已无能应付它面临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挑战。叶海亚·汗和他的谋士们极端愚蠢的行为(指叶海亚·汗推迟召开国民会议、1971年3月26日出兵东巴,引者注)造成东巴的政治骚乱从而招致东巴的战争,使巴基斯坦人民蒙受耻辱的达卡投降完全是叶海亚.汗委任的指挥机关和指挥官无能的结果。”布托虽在公开场合小心翼翼避议军政,可在私下也言辞激烈地指责军队高级指挥官们是些“身体肥胖而肌肉松软的将军”。人民不满军法管制,就是军队也认识到,此时再用军法管制来治理巴基斯坦是行不通的了。

四、结语

在巴基斯坦历史中,总统、总理、军队是一种动态的三角关系,被称为巴政权结构中的“三架马车”,而其中军队是“仲裁者”。

军法管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稳定局势、发展经济、推进改革的积极作用,但也有阻碍民主政治发展、不利于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制约经济繁荣的消极作用。因此,正确看待巴基斯坦的军法管制,深入分析军法管制在巴历史上的作用,有助于了解巴总统、总理和军队的关系,有助于把握巴政治不稳定的主要因素,有助于探求新的统一民族意志的政权组织形式,推动巴基斯坦的发展,营造良好的南亚发展氛围。

参考文献:

⑴克劳德.E. 威尔奇和亚瑟·史密斯:《军事统治及其作用》, 麻省杜波利出版, 1974 年, 第7 页。

⑵阿斯布加尔·埃德:《当代军事主义问题》, 伦敦, 1985 年, 第385 页; 伊马吉·乌丁·艾哈默德:《军事统治和民主神话》, 达卡, 1988 年, 第3 页。

⑶史蒂芬.P.科恩:《巴基斯坦军队》牛津大学出版社1984 年卡拉奇版106 页。

⑷穆罕默德·库杜斯:《巴基斯坦复性社会研究》, 1981 加尔各答版14 页。

⑸达莫达尔.P. 辛格哈尔:《巴基斯坦》, 1972 美国版7890 页。

⑹见邱永辉、陈继东:《南亚国家的经济改革与民主化浪潮》四川大学出版社, 1998 221 页。

⑺〔日本〕发展经济研究所“巴基斯坦危机”载《热点调研》2000 10 页。

⑻易如成:《命运之使者——穆沙拉夫》,第16-17页,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

⑼史蒂芬.P.科恩:《巴基斯坦军队》牛津大学出版社1984 年卡拉奇版105页

⑽日本记者竹泽正英“巴基斯坦军人政府着手揭发非法行为以获得国民支持”载《日本经济新闻》, 1999 10 15 日。

⑾美国记者巴巴拉·斯莱文“专家担心剧烈变动”载《今日美国报》, 1999 10 1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