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建交六十年:双边关系回顾与思考

发布时间: 2011-06-11      访问次数:

中巴建交60年:双边关系回顾与思考  

[关键词]中国;巴基斯坦;建交;六十年;双边关系;基本经验
        摘 要]自1951年中国与巴基斯坦建立外交关系以来,至2011年,双边关系迎来了六十周年。回顾过去跨世纪的六十年,不管学术界将中巴关系分成几个阶段,其共同的特点是,无论双方国内领导层如何交接,无论国际格局如何变幻,中国和巴基斯坦都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将“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的国家和人民之间的关系不断推向更高的阶段,最终形成“全天候”和“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关系,成为当代国际关系的典范,也成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与安全的重要力量。六十年的风风雨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以概括为:以“和谐世界”、“和而不同”的哲学思想为出发点,互相尊重,平等相待,高度信任;从全球化角度来审视和处理两国关系是中巴能够“以不变应万变”、长期保持全天候和全方位战略合作的最佳视域;以维护对方国家核心利益为基轴,在事关对方领土完整、民族安全等重大问题上相互理解和支持;与时俱进扩大互利共赢的双边经贸合作是巩固和拓展两国“特殊关系”的基石;频繁的高端互访和各领域各层次友好往来是中巴关系长盛不衰、保持活力的根本源泉。事实上,这种非同一般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越双边和地区范畴,对全世界都有借鉴意义。
        中国与巴基斯坦山水相连,唇齿相依。2011年将迎来中巴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六十周年。六十年来,无论国际局势多么变幻,双边关系经受住了风风雨雨的考验,愈益变得坚如磐石。正如巴基斯坦人民经常表述的那样,双方关系“比蜜更甜,比海更深,比山更高”[1],“比金子和宝石都珍贵”[2],“两国是真正的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3]。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关系里,这种非同寻常的双边关系中也有许多基本经验值得总结,耐人寻味。

 
双边关系历史回顾
 
        中国和巴基斯坦都是著名的文明古国,古代就有友好往来的佳话。曾有历史记载,1400年前,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说过:如果要想寻求知识,就到中国去[4]。藏传佛教主要缔造者之一萨姆巴巴瓦,来自于巴基斯坦北部的斯瓦特山谷,一千多年以前他就到过中国的西藏[5]。公元4世纪,中国汉代高僧法显顶着恶劣的天气、跋山涉水到现称为巴基斯坦的地区探究佛学经典与文明。自那以后,两地就通过具有历史意义的丝绸之路加强联系。而公元7世纪唐朝高僧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则是尽人皆知了。而玄奘所到达的“西天”,一般称之为“印度”的塔克西拉,实际上处于今日的巴基斯坦境内。在近代,巴基斯坦成为英属印度殖民地的一部分,而中国也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境遇,双方都备受西方殖民主义的奴役。1947年,作为殖民主义东方遗产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英国“分而治之”殖民政策的结果,依照联合国有关决议,巴基斯坦与印度实现了分治,成为现代国际关系意义上的真正独立的民族国家,中国也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人民共和国。这为双方自主地发展国家间关系奠定了平等的基础。
        此后的一段时间,为双边关系的探索期和适应期。鉴于当时雅尔塔体制和冷战国际关系的制约和影响,中巴双方并未一开始就建立相互信任的政治基础。因为巴基斯坦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被西方视为“民主国家”;而中国则坚定地站在社会主义阵营一边,信奉社会主义的信念。但意识形态上的不一致并未演变成为国家关系的不合,国家利益的一致性很快成为主导两国外交关系的准绳。1950年1月4日,巴基斯坦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穆斯林国家、第二个承认新中国的英联邦国家和第三个承认新中国的非共产党国家,尽管巴基斯坦在历史、文化、语言、传统、政治经济制度等方面与中国有着根本的不同。
        1951年5月21日,中巴两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建交至今的六十年国家关系,在国际关系史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很特殊的,学者们一般都是依据中巴关系发展的主线,即政治关系,对双边关系进行了阶段性梳理,如有的研究者把它分为四阶段:即“磨合适应阶段”(20世纪50、60年代);“平稳发展阶段”(20世纪70、80年代);“经受考验和持续发展阶段”(20世纪90年代);“新世纪的全面发展阶段”。[6] 有的研究者则将中巴关系分为五个阶段,即:“建交初期的适应磨合”(20世纪50年代);“中印战争后的快速提升”(20世纪60年代);“中巴关系的平稳发展”((20世纪70, 80年代);“经受考验与持续发展”(20世纪90年代);“全面发展新阶段”。[7] 笔者认为,建交以后的中巴关系,作为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关系的典范,即“天然”又“自然”,因为60年来的双边关系,从总体评价来看,没有波澜起伏,如果用坐标来表述的话,很难用曲线来体现,因为不存在高峰和低谷,只有质与量的直线上升。即便在20世纪50年代中巴关系的探索时期,由于雅尔塔体制与冷战氛围的制约,巴基斯坦对新中国的外交政策有些摇摆不定[8],但在实际行为上,巴基斯坦和中国也并没有处于敌对状态。据此,笔者认为,中巴建交六十年,可以以每十年为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标志性的事件将两国关系不断向前推进,特别是密集的高端互访,不断揭开中巴关系的新篇章,大致可以概括为:(一)20世纪50年代,是中巴建交并初步建立政治互信关系阶段。1955年万隆会议期间,中国总理周恩来与巴总理穆·阿里举行了两次友好会谈,双方达成共识,认为应加强两国在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两国总理的面对面的交往对增进两国之间的了解并进一步拓展双边关系奠定了基础。此后,两国高层往来逐渐增多。1956年10月,巴总理苏拉瓦底应邀正式访华。同年12月,周恩来总理回访巴基斯坦。一年内两国总理的成功互访,标志着中巴两国间的政治互信关系已经初步确立起来。(二)20世纪60年代,是两国关系积极进取和巩固阶段。巴方在涉及到中国根本利益的一些问题上不再唯西方马首是瞻,中国则对发展两国友好关系表现出更大的积极性和主动性。1961年,巴基斯坦在对华关系上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在联大会议表决恢复我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提案时投票赞成。1962年,两国通过互相尊重、利益兼顾的友好谈判就双方边界位置和走向达成原则性协议。1963年3月,两国边界谈判进入具体阶段,最终签订了《关于中国新疆和由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个地区相接壤的边界的协定》。1964年2月,周恩来总理第二次访问巴基斯坦。同年12月,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回访中国。1966年3月,国家主席刘少奇应邀访巴。1965至1971年,巴基斯坦在历届联合国大会上都以提案国的身份,义无反顾地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三)20世纪70年代,是中巴关系稳步推进阶段,两国政府和人民间的友好合作不断加深。1970年11月,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应邀访华。佐·阿·布托当政时期,每隔两年(1972年、1974年、1976年)就出访一次中国。1974年11月,中国民航开通北京-卡拉奇-巴黎航线。齐亚·哈克执政后不久即于1977年12月访华。(四)20世纪80年代,是两国进一步扩大合作领域的阶段。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继续巩固和发展,其间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1980年5月,齐亚·哈克总统再度访华。1981年6月,中国总理访巴。次年8月,两国签署了关于开放中巴交界的红其拉甫山口的议定书。同年10月,齐亚·哈克总统三度访华。1984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访巴。1985年11月,巴基斯坦总理居内久访华。1987年6月,中国总理再次访巴。1988年5月,居内久总理二度访华。1989年2月,贝娜齐尔·布托总理访华。同年11月,李鹏总理访巴。(五)20世纪90年代,是中巴经受考验和建立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阶段。世界形势发生巨变,中巴友好合作关系经受住了考验,继续向前发展。1990年5月,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访巴。同年9月,巴基斯坦总统伊沙克·汗访华,并作为主宾参加第11届亚运会开幕式。1991年2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访华。同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访巴。1992年10月,谢里夫总理再度访华。1993年12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巴。同月,贝娜齐尔·布托以总理身份再次访华。1994年12月,巴基斯坦总统莱加里访华。1995年9月,贝·布托总理以中国政府特邀嘉宾的身份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同年11月,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访巴。1996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对巴进行国事访问,并与巴基斯坦领导人确定了建立面向21世纪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访问期间,江泽民主席在巴发表了题为“世代睦邻友好,共创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首次全面阐述了中国的南亚政策。1997年4月,巴基斯坦总统莱加里访华。1998年2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访华。1999年4月,李鹏委员长访巴。同年6月,谢里夫总理再次访华。2000年1月,巴基斯坦首席执行官穆沙拉夫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9月,江泽民主席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期间与巴基斯坦首席执行官穆沙拉夫再度晤谈。(六)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加强和深化。新世纪的第一年正值中巴建交50周年,两国举行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2001年5月,朱镕基总理应邀访巴。12月,穆沙拉夫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2001年12月和2002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先后两次与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总统通电话,就“9·11事件后的国际形势走向交换了看法。2002年1月,穆沙拉夫总统在赴尼泊尔出席“南亚联盟”峰会途中过境北京。3月,吴邦国副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巴基斯坦,并出席中国援建的瓜达尔港口项目开工仪式。6月初,江泽民主席在出席阿拉木图“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成员国领导人会议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第二次峰会期间,会晤了穆沙拉夫总统。8月初,穆沙拉夫总统在访问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后过境北京。2003年3月,巴基斯坦总理贾迈利访华。11月,穆沙拉夫总统出席海南“博鳌亚洲论坛”第二届年会,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随后两国元首签署了“关于中巴双边合作发展方向的联合宣言”。12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对巴进行正式友好访问。2004年4月,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海南会见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贾迈利总理。6月,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铁映出访巴基斯坦。7月,巴基斯坦参议院主席苏姆罗访华。10月,巴国民议会议长侯赛因访华。12月,巴总理肖卡特·阿齐兹访华,除签署一系列重要协议外,两国还决定启动自由贸易谈判,并且进展顺利,很快即签署了早期收获计划,于2006年1月1日起生效。2005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巴,两国签署“中巴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宣布发展更加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条约为中巴关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同月,胡锦涛主席在出席雅加达“亚非峰会”期间会见了穆沙拉夫总统。7月,胡主席在阿斯塔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会见了巴基斯坦总理阿齐兹。9月,胡主席在纽约出席联合国成立60周年峰会期间,再次会见了穆沙拉夫总统。2006年2月,穆沙拉夫总统再次对华进行国事访问。6月,穆沙拉夫总统来华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与胡锦涛主席举行会谈。11月23日至26日,胡锦涛主席正式访问巴基斯坦,这是中国国家主席进入21世纪以来首次访巴,也是巴中关系史上又一座重要的里程碑。在胡锦涛主席和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的共同见证下,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规划》确定了今后五年中巴双方在基础设施和公用工程、农业、制造业、信息技术和电信、服务业等领域的合作思路及重点,提出到2011年使中巴双边贸易总额达到150亿美元左右的目标,旨在引导和推进中巴双边经贸合作快速、稳定和有序发展,扩大合作领域,提高合作水平,促进贸易平衡,实现互惠共赢,推动两国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胡锦涛主席应邀对巴基斯坦全国人民发表了讲话,并被授予巴基斯坦最高荣誉勋章。2007年4月,阿齐兹总理正式访华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2008年4月,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双方签署了联合声明。8月7日,吉拉尼总理应邀赴华观摩北京奥运会开幕式。10月14日,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这是上月他当选巴总统后首次正式出访外国。访华期间,他与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和贾庆林等分别举行会谈,两国签署了多项双边合作文件。在“巴基斯坦与美国的关系目前出现了裂纹”的时刻[9]外电评论说扎尔达里此次访问,标志着该国“放眼东方”的倾向,“此次访华对于巴基斯坦来说,象征意义与实际意义同样重大[10]2009年2月,巴总统扎尔达里访问中国湖北和上海。其间,中巴两国签署了《中国-巴基斯坦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定》。4月23日,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北京会见了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米尔扎。4月,扎尔达里出席了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并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会面。8月21日至25日,应中国政府邀请,扎尔达里总统访问了中国杭州和广州,这是他一年之中的第三次访问中国。他表示多次到中国的目的就是去学习和受教育、去亲身体验,希望把所见、所闻和所感,以及中国的成功告诉巴基斯坦人民,并用这些经验来帮助自己的国家。10月,巴基斯坦总理吉拉尼访华并以观察员国代表身份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八次会议。2010年7月,巴总统扎尔达里来华进行工作访问,受到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接见,双方就进一步发展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等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并签署了包括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在内的六个合作文件。2010年11月,巴总统扎尔达里出席广州亚运会开幕式及其相关活动。12月17日至19日,温家宝总理在结束了对印度的访问之后,应邀对巴基斯坦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温家宝总理的第二次出访巴基斯坦。访问期间,与吉拉尼总理共同出席巴中友谊中心揭牌仪式、“中巴友好光明行”活动启动仪式,并与为中巴友谊作出贡献的各界人士座谈。1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巴基斯坦议会发表了题为《风雨同舟共创未来》的重要演讲。他的第一句问候语言是“萨莱姆,阿来贡,帕伊!(兄弟们好!)”最后他以“秦巴多斯蒂,金达巴!(中巴友谊万岁!)”的祝福语结束了演讲[11],也给21世纪最初十年的中巴关系做了一个完美的概括。。,
        以上列举的中巴政治层面的高端互动,并不是一般的中巴关系“大事记”或泛泛的“流水账”,而都是一步步提升国家关系的重要步骤。和中国接壤的邻国有多个,但与中国保持如此紧密的高层互动关系的只有巴基斯坦。“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当然,中巴双边关系中经济交往也愈来愈密切。1963年1月,两国签订第一个贸易协定。1982年10月,两国成立了中巴经济、贸易和科技合作联合委员会。实际上,几乎每次中巴高层交往,都会有经济合作方面的内容。但是和政治方面的紧密程度相比,双边经贸关系不够平衡,总体规模不大,表述如下:
1:1993-2000年中巴双边贸易统计
(单位:万美元)

年度
总额
我出口
我进口
巴方逆差
同比增长率%
总额
我出口
我进口
逆差
1993
84,863
75,222
9,641
65,581
 
 
 
 
1994
76,800
60,600
16,200
44,400
-9.5
-19.40
68.03
-32,30
1995
101,080
78,768
22,312
56,456
31.80
30.20
37.70
50.54
1996
96,375
62,148
34,227
27,921
-5.10
-21.40
52.50
-50.54
1997
106,700
68,800
37,900
30,900
11.30
11.10
11.50
10.67
1998
91,300
52,400
38,900
13,500
-14.50
-23.90
2.60
-56.31
1999
97,100
58,100
39,000
19,100
6.20
10.70
0.30
41.48
2000
116,200
67,000
49,200
17,800
19.60
15.50
25.60
-6.81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
表2:中国-巴基斯坦过去十年贸易数据(2001-2010)
(单位:亿美元)
年份
总额
同比
我出口
同比
我进口
同比
2001
14
20.0%
8.2
22.0%
5.8
18.0%
2002
18
29.0%
12.4
52.0%
5.6
-4.0%
2003
24.3
35.0%
18.5
49.0%
5.8
4.0%
2004
30.6
26.0%
24.6
33.0%
6
4.0%
2005
42.6
39.0%
34.3
39.0%
8.3
40.0%
2006
52.5
23.0%
42.4
24.0%
10.1
21.0%
2007
65.4
25.0%
54.3
28.0%
11.1
9.7%
2008
69.8
7.0%
59.8
10.0%
10.1
-9.0%
2009
67.8
-3.0%
55.2
-8.0%
12.6
25.0%
2010
86.67
27.7%
69.38
25.5%
17.29
37.2%

(资料来源:中国商务部)

        中巴贸易近几年出现了强劲增长,贸易额由2001年的不足14亿美元,增加到去2010年的86.67亿美元,并且计划到2014年达到150亿美元。目前有120多个中国公司和1万多名中国人分布在巴基斯坦的各个省份和区域内作业。
        其他诸如教育、文化、科技等方面,双边关系都在加强互动,在此不一一赘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巴双方在自然灾害救援方面的互助行为及其所体现的“休戚与共”的精神,感动了双方的人民,也成为双方“患难见真情”的写照。特别是中国对巴基斯坦各方面提供的无私援助,无疑是双方关系牢固的纽带。
六十年基本经验总结
        六十年是人生的一个甲子,六十年也足以促使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走向成熟。正如温家宝总理2010年第二次访问巴基斯坦时候所形容的那样:“岁月如梭,真情不变。……中巴永远是兄弟!中巴友谊根深叶茂,生机勃勃。中巴关系坚如磐石,历久弥新。”[12] 六十年的历练锻造了中巴关系的“两全”境界,即“全天候友谊”和“全方位合作”的特点。中巴两国在六十年的交往中积聚了极为丰富的足以为当代国际关系楷模的基本经验,笔者认为可以总结为如下要点:
        第一,以“和谐世界”、“和而不同”的哲学思想为出发点,互相尊重,平等相待,高度信任。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在2010年2月访华期间曾说过:“我们两国拥有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但是我们缔造友谊的过程犹如共同绘制一幅色彩斑斓、美丽温馨的图画,这样的友谊是其他国家建立关系应当学习的表率。”[13]中巴两国历史和文化传统不同,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相异。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两国建立世界上最亲密的国家关系,因为“文明冲突论”既不是伊斯兰教信仰的理念,也不符合儒家的伦理道德规范,中国和巴基斯坦都认为睦邻友好是任何宗教都应该倡导的,中国和巴基斯坦两国都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遵循联合国宪章等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两国互相尊重,平等相待,正是在相敬如宾的前提下,双方才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中巴两国唇齿相依,肝胆相照,巴基斯坦的小学课本中,至今还保留着“中国是巴基斯坦的坚定盟友”这样一句书写两国人民友谊的格言[14]政治上的高度信任,两国从来没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争端和纠纷。2005年双方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为双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奠定了重要法律基础,使两国关系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中巴关系从未受到过政府更迭和领导人变动的影响,而且每一位新上任的国家最高领导人都表示要努力把中巴关系推到新的高度,这已形成中巴关系互动的基本规律。如巴基斯坦总理吉拉尼上台伊始,在新政府第一份施政报告中就专门讲到巴中关系,表示要全面推进巴中友好合作关系。中方认为,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应该承认各国文化传统、社会制度、价值观念、发展模式的差异。这是世界充满活力的表现,也是世界蓬勃发展的动力。不能因各国之间存在种种差异而对别国内政说三道四,更不能把世界上存在的一些矛盾和问题归咎于哪一种文明、哪一个民族、哪一种宗教。中国愿同巴基斯坦一道,共同致力于实现不同文明和谐进步,维护世界多样性和发展模式多样化,为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而不懈努力。[16]。在巴基斯坦国内有很多的官员和媒体批评一些西方国家,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批评过中国。[15]正是由于
        第二,从全球化角度来审视和处理两国关系是中巴能够“以不变应万变”、长期保持全天候和全方位战略合作的最佳视域。如果说,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相互支持与合作还带有印度因素、美国因素或苏联因素的话,那么此后中巴之间愈来愈密切的合作则完全是建立在全球视野的基础上。中国和巴基斯坦在关系本地区和世界和平与发展,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等重大国际问题上,拥有广泛的共识和共同的利益。因此两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在联合国和安理会改革等问题上,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与协调、有效的配合与合作。两国一致认为,应充分保障各国根据本国国情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应通过对话来和平解决分歧与争端,而不应以武力相威胁甚至任意诉诸武力。两国共同致力于加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共同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两国认为,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需要国际合作来加以清除。两国在双边和多边框架内开展实质性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在这个意义上,中巴之间在军事领域的合作既非常重要又很自然。中国和巴基斯坦都是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的积极力量。多年来,两国防务部门和军队之间多层次、多领域的深入合作,包括团组互访、人员培训、防务磋商、联合反恐演习、海军联合搜救演习、以及军工生产等,都旨在维护地区安全,是在为世界和平做出重大的贡献。
        第三,以维护对方国家核心利益为基轴,在事关对方领土完整、民族安全等重大问题上相互理解和支持。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中国一贯从战略全局和两国友好大局出发,看待和处理好两国关系。在涉及巴基斯坦民族安全、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关键时刻,中方态度明确,坚决支持其正义斗争,并提供力所能及的物质援助。当然,中国人民也不会忘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遭到外部封锁的困难时期,是巴基斯坦为中国提供了通往世界的空中走廊;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巴基斯坦为中美实现关系正常化架起了桥梁;多年来在台湾、西藏、人权和打击“东突”恐怖势力等关系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巴基斯坦长期以来给予中国宝贵支持。据前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周刚回忆,每年日内瓦人权委员会开会讨论美国和西方的反华提案时,中国外交官都要前往巴基斯坦外交部同巴方磋商。巴方从不含糊,总是立场坚定:“中国的事情就是巴基斯坦的事情。中国朋友需要我们怎样配合,我们就怎样配合,请中国朋友放心。”[17]年7月,周刚作为杨洁箎外长的特别代表访问巴基斯坦,感谢巴基斯坦在乌鲁木齐“7.5”事件中对中国的支持。吉拉尼总理表示,巴政府坚决支持中方为维护稳定和发展采取的一切举措。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和外秘则明确表示:“乌鲁木齐事件是中国的内政。中国的安全就是巴基斯坦的安全,中国的发展就是巴基斯坦的发展。巴基斯坦坚决支持中国维护自己的安全和发展利益。不仅如此,巴基斯坦还向伊斯兰国家组织秘书处做工作,明确告诉他们,中国的稳定和安全有利于整个伊斯兰世界,伊斯兰国家应该站在中国一边。”[[18]这种道义上的支持是真诚的和无价的,中巴双方都从中受益无穷。 2009
        第四,与时俱进扩大互利共赢的双边经贸合作是巩固和拓展两国“特殊关系”的基石。如前所述,建交以来,中巴经贸合作发展一向良好,这对双方的社会经济发展都是一个良好的推动力。但由于双方政治层面的合作居于压倒一切的地位,经济合作实际上迟滞于政治交往的紧密度。双边贸易失衡,巴基斯坦长期处于逆差状况,这不符合中巴人民的共同利益。理解中巴经贸关系必须从大局着眼,政治关系的基础需要经济关系来巩固。换言之,政治战略中应该包含大力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内容。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全天候和全方位的,这意味着除非在特殊时期和特殊情况下,在经济上以援助甚至是无偿援助支援对方,如前面提到地震,还有洪涝等自然灾害,以及战争,在较长和平时期的一般情况下,应按照互惠共赢的市场经济原则,致力于深化和拓展双边经贸关系。中巴双方都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进入21世纪后,双方采取了一系列战略性举措和制度性安排,以实现共同发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巴签订了《中巴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和《中巴自由贸易协定》。现在,中国是巴第三大贸易伙伴,而巴则上升为中国在南亚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投资目的地。中国和巴基斯坦人口相加大约有15亿,中巴经贸合作有较强的互补性,发展空间和潜力也很大。目前中巴双发正在计划启动中巴友谊公路(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工程,同时修建从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口的铁路和油气管道。这些项目不仅有利于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而且对中国企业也是巨大的支持,对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市场特别是资源丰富的中亚和阿拉伯国家市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相信到2014年,双方能够突破贸易总额150亿美元的目标,而这必将成为双方进一步推动政治关系的基石。
        第五,频繁的高端互访和各领域各层次友好往来是中巴关系长盛不衰、保持活力的根本源泉。如前所述,领导人经常互访和会晤是中巴关系的突出特点。扎尔达里就任总统以来已经4次访华,吉拉尼总理也多次访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已访问过巴基斯坦,温家宝总理两次访巴。这些高端访问和会晤极大地增进了双方的相互了解和友谊,明确了两国友好合作的方向。经过多年的探索,两国建立了多种对话和合作机制,就各自关心的重大问题保持经常的磋商和协调。与此同时,两国议会、政党、地方政府之间,以及经济、科技、文化、教育、金融等领域的友好访问也不绝于途,双方的接触面不断扩大。如伊斯兰堡—北京、卡拉奇一上海、拉合尔一西安、白沙瓦—乌鲁木齐、旁遮普省—江苏都结成了友好省市。近年来两国“民间外交”更加积极,人文领域的往来亦有所增加,加大人力资源开发和职业培训,扩大互派留学生及访问学者的规模,举办文化月、电影周、旅游年、国家节活动,以增加社会各界特别是青年之间的交流、了解和友谊。两国媒体之间密切配合,对中巴关系进行积极报道。2011年是“中巴友好年”,双方将举办一系列交流活动:100名巴基斯坦高中生将应邀来中国参加汉语桥夏令营——双方已连续5年开展百名青年互访活动,中方支持这项活动继续举办下去。中方决定在此后3年内,向巴方提供500个政府奖学金名额。所有这些对于发展中巴友好合作和培育中巴友好的深厚民意基础起了重要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在旅游市场的开拓方面还有很多工作可做,因为这是增加两国民众之间交往的最佳渠道,民间的交往可以进一步夯实两国友好合作的社会基础,使中巴友谊世代相传。
        综上所述,自20世纪50年代中国与巴基斯坦建交以来,双方尽管从文化传统到国家制度都有很大的不同,但作为山水相连的邻邦,中国和巴基斯坦自始至终都能够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来看待中巴关系,这归功于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得益于两国人民的辛勤培育。这六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和巴基斯坦国内以及外部国际关系环境都发生过巨大的变化,但中巴双方都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双边关系日臻成熟和完善,在政治上相互支持,战略上相互配合,经济上相互合作,最终形成了“全天候”和“全方位”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堪称现代国家间关系的典范。无论把中巴建交以来的关系分成几个阶段,其“天然”的盟友关系本质永不改变,并且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发扬光大。可以说,中巴友好深深扎根在两国人民心中,融入了我们的血脉,成为一种崇高而坚定的信念,已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社会动荡不安,经济危机和地区冲突不断,时代要求中国和巴基斯坦更加紧密地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外部世界的挑战。事实上,双方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和合作,意义已经远远超越双边和地区范畴。双方应共同努力,在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维护世界多样性和发展模式多样化,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为人类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 [基金项目] 本文为2011年度徐州师范大学校科研基金“巴基斯坦研究”专项项目。
[作者简介]孙红旗,男,江苏赣榆人,徐州师范大学中国-巴基斯坦教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亚非研究所教授,历史学博士。
 


[1] 《对外大传播》2005年第5期,第19页。
[2] 巴基斯坦驻华新闻文化参赞拉加语,参见《世界博览》2008年第13期。
[3] 胡锦涛主席语,转引自新华社伊斯兰堡2006年11月24日电;另见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汗:《巴中关系的现状与未来》,《南亚研究》2009年第1期。
[4] 引自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驻中国记者贾伟德·阿克塔语,参见中国外文局:《对外大传播》2005年第5期,第19页。
[5] 萨尔曼·巴希尔:《巴基斯坦—中国;亲密邻邦、好朋友、好伙伴》,《当代世界》2007年第3期。
[6] 参见徐秋爽:《21世纪初的中巴经贸关系》,四川大学硕士论文,2007年.
[7] 参见汪路路:《新时期中巴关系面临的挑战及中国策略应对》,陕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09年。
[8] 韩晓青:《20世纪50年代巴基斯坦对新中国的“矛盾”外交政策探析》,载《云南社会科学》2010年第6期。
[9] 《巴总统首访为何选中国》,《解放日报》2008年10月15日第3版。
[10] 路透社伊斯兰堡2008年10月13日电。
[11] 《人民日报》2010年12月20日第2版。
[12] 《人民日报》2010年12月20日第二版。
[13] 《中亚信息》2010年19期。
[14] 引自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汗访谈录,参见《中国民族》2010年第11期。
[15] 引自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驻中国记者贾伟德·阿克塔语,参见中国外文局:《对外大传播》2005年第5期,第19页。
[16] 新华社伊斯兰堡2006年11月24日电:弘扬传统友谊 深化全面合作——胡锦涛主席在伊斯兰堡会议中心的演讲。
[17] 人民网2010年5月21日电。
[[18] 人民网2010年5月21日电。
 
China and Pakistan: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and Its Basic Experience
 
Sun Hongqi
(Centre for Sino-Pakistani Education and Culture Studies, Xuzhou Normal University, Xuzho ,221116, China)
 
Key Words:  China; Pakistan; Diplomatic Relations; Sixty Years; Basic Experence
Abstract:The year of 2011 is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Sino-Pakistani diplomatic relations. Some scholars have divided the 60 years’history of bilateral relations into four or five phases.The autor argues that No matter how the leaders in the two countries succeeded, and how the international sitution changed, the past time witnessed the fact that Chinese and Pakistani have become good neibours, good friends, good partners and good brothers.Furthermore, the affinity has stepped up to a higher level.Finally, the strategical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has strengthened greatly in “all weather”and “all areas”.As a model of contemparary world, the strong linkage of the two countries is an important force for peace, stability and security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The sixty years’experience may be concluded as follows: the philosophy of “harmonious world” is the starting point of dealing with bilateral relations; the visual field of globlization is the best angle to have an insight into the nature of bilateral relations; respecting the key interests of others is the standard shaft to keep accordance in the vital benefits of both sides; cooperation in economics and trade area is the cornerstone to boost the spe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frequent reciprocal visits in all level is the source of maitaining the vigour of friendship. The experience is not only shared by China and Pakinstan, but also suited to international society.